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322,恐怖的禁制,凶残的大佬【2/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322,恐怖的禁制,凶残的大佬【2/3】

作者:李古丁字数:3612更新时间:2020-09-15 19:01

两人在外稍微停留一阵,又继续向着宫殿群行去。

很快,一条“护城河”,就出现在两人前方。

这是一条宽只百米的“护城河”,越过此河,方能正式进入宫殿群。

此河并不宽,河水清澈,平静无波,岸边和河底,还有着洁白细腻的河沙。

与方才那诡异阴森的扭曲树林相比,这条宁静清澈的护城河,给人的感觉无疑要好上许多。

但楚天行和星殒剑尊,都不会小瞧这条看着并不起眼的护城河。

小河对面,就是仙宫核心宫殿群,乃“群仙殿”藏宝重地。既如此,这条小河,又怎可能像它表面上一般安宁静好?

“感觉会死啊!”楚天行手摸着下巴,沉声道:

“看到这条河,就好像看到了死亡本身。

“直感告诉我,无论是踏水而行,还是从护城河上空飞过去,似乎都是死路一条。”

“先试一试,瞧瞧这条护城河究竟有什么古怪。”星殒剑尊皓腕一挥,自手镯中放出一台只有骨架的机械人。

这机械人看来并非智能机械人,出来后木呆呆地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直到剑尊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下一个按钮,那机械人一双电子眼方才亮起红光,转向面向剑尊,发出死板的电子音:“主宰。”

剑尊抬手一指护城河:“前进。”

机械人毫不犹豫,向着护城河大步前行。

剑尊冲楚天行笑了笑:

“傻瓜式机械人,军团炮灰,只能听懂最简单的指令。成规模的话,倒是可以联网形成群体智能,战斗力还算可以。单独一台拿出来,就没什么大用了。”

说话时,那机械人已经走到河边,一脚踏进了河水当中。

就在它的机械脚掌触及河水的那一刹。

一抹白色,染上它的机械脚掌,并飞快地蔓延它全身。

转眼之间,这台傻瓜式炮灰型机械人,就变成了一尊白色的雕像。

然后只听细微的咔咔声响起,条条裂痕,在它身上浮现出来。

随着裂痕越来越多,一块块细小的碎片,自它身剥落下来,落在地上或水面上,便化作洁白细腻的砂粒,铺陈在河岸边,或是沉降到河底。

看着一台全金属机械人,几乎转眼之间,就成了河沙的一部分,楚天行与剑尊不禁面面相觑,一脸无语。

“现在算是知道,岸边和河底的白沙是怎么来的了。”

楚天行神情凝重:

“师姐,你有没有看清将机械人变成河沙的力量,究竟是怎么运作的?”

星殒剑尊摇摇头,皱眉道:

“就算眼睁睁看着机械人变成河沙,我也没能察觉到任何异常气息。”

顿了顿,她无奈道:

“群仙殿曾经有过百位罡气境,以及九位罡气境以上的强者。

“这样的势力布设的禁制,就算我状态完好时,都不敢说能看得清楚。

“更何况这仙宫里的禁制,还很可能受到了某位虚空邪神的污染,发生了变异。”

说着,她又一弹指,打出一道剑气,试图令剑气横越护城河。

然而剑气刚刚飞掠至护城河中央,竟然无声无息变成了一蓬细沙,扬扬洒落在平静清澈的河水当中。

星殒剑尊皱眉摇头:

“竟连剑气都无法飞越。不过天罡宗等五大势力的先辈,既然曾经在仙宫得到过好处,那这条就一定有办法过去。”

楚天行笑着说道:“说不定有桥呢。走吧,咱们沿着河找找看。”

当下两人沿着河岸,往右边掠去。

几乎沿着护城河,绕过了小半个仙宫,两人方才远远看到一座架在河上的石桥。

石桥桥面上影影绰绰,似有着不少人影。

两人仗着头顶袈裟,能隐身匿息,径直往桥那边掠去,到了近处才发现,石桥上面那些影影绰绰的人影,居然是一尊尊形态各异的白色石像。

两人停步桥头之外,看着那散布在这百米长、十米宽的石桥桥面各处,总数量超过百尊的石像。

那上百尊石像,服饰各异,有男有女,或呈奔跑飞掠之姿,或呈战斗戒备之姿,有的甚至作着跪拜求饶的姿态。

而无论哪种姿态,石像面庞上凝固的表情,皆满是惊恐绝望。

观察一阵,剑尊缓缓说道:

“石桥确是通道无疑。但桥上也有禁制。”

楚天行道:

“比护城河的禁制稍好一点,至少被困桥上的人,还能留下全尸。”

剑尊轻声道:

“留全尸也未必是幸运……”

正说时,忽听一道满是惊喜的声音远远传来:

“这边有桥!”

接着便是一阵衣袂破空之声。

楚天行与剑尊对视一眼,默契地退避到一旁,向着声音传来处望去。

就见一群人沿着河岸,朝这边飞掠而来。

楚天行抬眼一扫,见这群人数量不少,足有二十多人。

为首者,一个是身着黑袍,身材高大,面容不怒自威的黑须中年,一个是身着白衣,大袖飘飘,看着有几分斯文气的儒雅中年。

其余人等,则是服饰五花八门,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的杂牌军。

“黑袍的是黑龙尊者,白衣的是一气仙。”

之前剑尊带着楚天行突入镜湖中心时,曾远远望过一眼与五大势力罡气境对峙的黑龙尊者、一气仙。

此时一看到那黑须中年、儒雅中年,便将他们认了出来。

她传音楚天行:

“这两个看来没跟五大势力走到一起,被随机传送到了别的地方。其他那些杂牌军,怕是跟着进来混水摸鱼的闲杂人等,被这两个罡气境大佬纠集了起来。”

楚天行有些无语:

“他们这么多人,是怎么通过扭曲树林的?”

剑尊轻笑一声:

“就因为他们人多啊!有两个罡气境大佬在,足以保证这些人,不被侵蚀变异成扭曲怪树。而这么多人,总有一两个幸运儿,能误打误撞找到出路。

“要知道,玄真界或许因为没有那么多天启之门,见识不如我们广博,但毕竟还没有真正进入灵气断绝期,修行之道尚未经历大断层,修行底蕴远远超过了我们。

“以玄真界修行者们的底蕴,说不定就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异术秘宝,能帮助他们抵御侵蚀,通过扭曲树林。”

楚天行微微颔首:

“倒也是。不过他们看来也不能直接通过护城河,也在跟咱们一样,在找一条安全的通道。”

两人传音说话时,黑龙尊者、一气仙一行二十多人,已然飞掠到桥头,驻足桥头之外,观察着桥面。

楚天行和剑尊头顶袈裟,保持着隐身匿息状态,静静站在一旁,看他们如何过桥。

黑龙尊者和一气仙也受到仙宫禁制压制,实力大打折扣,无法看破二人的隐身,未曾察觉到二人存在,浑然不知正有两个家伙就站在他们旁边不远处,一脸期待地瞧着他们。

两位罡气境大佬凝神观察着桥上的石像,一气仙说道:

“竟有八百年前的服饰形制……”

黑龙尊者亦道:

“我亦辨出了六百年前、四百年前的服饰形制。”

一气仙悠然道:

“看来桥上这百多尊石像,皆是仙宫前四次开启之时,折在此地的各时代之人。呵,那一位的服饰,似是我一气宗六百多年前,真传弟子的服饰……想不到我一气宗,竟也有前辈弟子进过仙宫,可惜,没能成功出去。”

这时,黑龙尊者忽然眼神一凝,指着石桥前段,只剩几步便能走下石桥,踏足对岸仙宫的一尊女子石像道:

“那一位,似乎是灵剑仙子。”

一气仙望向那女子石像:

“灵剑仙子?两百年前,天剑山第一天才?十九岁的顶尖大剑师?”

定睛看了一阵,他点头道:“我见过她的画像,竟还真是灵仙剑子。”

黑龙尊者威猛的面庞上,浮出一抹怅然:

“是她。当年我曾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对她……”

顿了顿,他叹息一声:

“后来听说她失踪了,我还曾为她惋惜过好一阵,没想到她竟是意外进入仙宫,折在了此地!”

一气仙也是惋惜一叹:

“灵剑仙子成名之时,我还只是个初入宗门的小童,却也听说过她的名声。

“没想到黑龙兄竟与仙子有过一段缘份……”

黑龙尊者脸色恢复平静,又现出那不怒自威的沉稳威猛模样,沉声道:

“只是一面之缘。”

顿了顿,他皱起眉头:

“连灵剑仙子都折在了桥上,看来这座石桥,也不是绝对安全。”

一气仙若有所思地说道:

“玄天罡、萧战王他们比我们进来得更早,各自也都带了不少人……”

黑龙尊者接道:

“他们熟悉路径,熟知禁忌,当比我们更早来到石桥。但桥上并无天罡宗、战王宗等宗门、世家的门人子弟所化的石像,显然是知道该如何安全通过此桥。”

一气仙轻笑一声:“他们毕竟是有前人遗留的经验,我们就只好靠自己了。”

说着,他回头看着身后那二十多人,微笑道:

“尔等谁愿为大家开路?”

那二十多个杂牌军面面相觑,看看石桥上,那些面容扭曲,满是惊恐绝望之色的石像,个个迟疑踌躇,没有一人愿意出头。

一气仙笑容不改,随手一指:

“你,还有你,上桥探路!”

被他指到的,乃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与一个看着不过二十多岁的美貌女子。

两人对视一眼,那老者一咬牙,步出人群,就要往桥上行去,那女子却是脸色变幻一阵,转身就跑:

“想拿我们作探路的棋子?老娘不伺候了!”

这美貌女子俨然有着一流大宗师的修为,全力爆发之下,速度快如电光,眨眼就飞掠出百米开外。

她也是看两位罡气境大佬修为被禁制压制,实力大打折扣,这才敢于抗命逃跑。自忖就算还是打不过二人,至少跑还是能跑掉的。

却没想一气仙只是轻笑一声:

“即使被禁制压制修为,我与黑龙兄,亦是能掌控你们生死的神!”

说话间,一只白色大手自他脑后冲飞而起,瞬间跨越数百米距离,追上那美貌女子,轰地一声拍落下去。

女子被那白色大手当头罩住,只觉一股无形力场当场镇落,如万千无形丝索,紧紧缠缚住她全身,令她几乎动弹不得。

啊!

女子尖叫一声,浑身爆出锋锐无匹的炽白真气,并指为剑,迎着镇压下来的白色大手一剑刺出。

剑鸣声中,一道炽白剑光冲天而起,锋芒毕露,予人无坚不摧、无物不断之感。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