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177,小玲儿想长大,两百万愿力【1/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177,小玲儿想长大,两百万愿力【1/3】

作者:李古丁字数:5491更新时间:2020-07-29 12:10

清晨。

楚天行站在客厅中,双手持刀,一动不动。

一股无坚不摧的锋锐气息,在他身上缓缓凝聚。

秦玲从卧室里出来,见他这样,顿时吓了一跳:

“天行,别冲动,你这一刀下去,咱们不但要赔一大笔钱,怕是还得被锦衣卫拷走,吃几天牢饭呀!”

以她现在贯通了五条奇经八脉的内力境修为,当然能感知到,楚天行身上凝聚的气息有多可怕。

那种无坚不摧的锋锐气息爆发来,毁掉这间房都还是轻的。

楼上楼下的房间,怕都要被一刀斩破。

楚天行深呼吸,缓缓收功,散去身上锋锐气息,又将童子切安纲收回戒指之中,转头看着秦玲笑说道:

“我又不傻,只是琢磨一下而已,怎么会真的砍出这一刀?”

秦玲拍拍胸口,松了口气,又好奇问道:

“天行你这一招是什么名堂?单是起手势就那么厉害,看着就让人害怕。”

楚天行笑了笑:

“这一招,叫做‘惊寒一瞥’。”

得到傲寒六诀之惊寒一瞥也有两天了,楚天行虽然从未真正斩出过这一刀,但学会之后研究两天,差不多已经吃透了这一招的精髓。

作为真气境武学,这一刀的招式比降龙掌法还要简单,就是一刀直斩。

而但凡这种招式简单的武功,精髓都必然在发力法门上。

像降龙掌法的亢龙有悔,划个圈,推一掌,招式的话小朋友看一遍都能学会。

可发力法门极其玄妙,没有真传,看一万遍都学不会。

练到精深处,普普通通地一掌拍下去,可以叠加数重甚至数十重劲力。

既可以多重劲力同时爆发,亦可前仆后继,如连绵海浪一般连环冲击。

敌人不知究竟,挡下第一重劲力,以后已经接下这一掌了,没想到后面还藏着几十重劲力,并且刚柔轻重、虚实阴阳变化莫测,让人防不胜防。

楚天行的降龙掌法,如今也差不多练到了这个境地。

不过他一般都是打爆发,就硬刚。

基本上还没到拼变化的地步,就已经用爆发劲力把对手给打败了。

傲寒六诀的惊寒一瞥,精髓自然也是发力法门。

不过并不像降龙掌一样暗含诸多变化。

而是刹那之间,进行最大化输出的爆发法门。

有些武者,修为深厚,内力精纯,经脉也足够宽敞坚韧。

可碍于没有高深的发力法门,徒有一身深厚的功力,却打不出足够强力的爆发。

这就好比弹药储备无限,却只能手动操作的拴动步枪。

而有着高深发力法门的武者,就好像是全自动步枪乃至机关炮。

若把普通刀招的发力法门,比作拴动步枪的话,那惊寒一瞥的四十米大刀气发力法门,就属于重炮型输出了。

当然,想进行重炮型输出,身体条件也得跟优质重炮一样质量过硬。

功力深厚、经脉也足够宽敞坚韧,能够承受内力的超高速运转、爆发式输出,这都是必备的基础条件。

没有这样的基础条件,即使懂惊寒一瞥的发力法门,得了真传,也斩不出四十米大刀气。

或者不顾后果,强行斩出一刀,敌人怎么样还不知道,自己先就经脉重创了。

楚天行的功力和经脉条件,无疑都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惊寒一瞥对于武器的要求也极高。

等闲武器,根本承受不住那种程度的爆发。

刀气还没砍出来,刀身就先迸碎了。

并且惊寒一瞥,还附有冰寒之力。

所以这一招,最好用附带寒冰属性的大刀施展。

可惜楚天行并没有这样的优质武器。

他只有一把童子切安纲,勉强能承受惊寒一瞥的爆发。

刀形还跟雪饮狂刀还截然不同,只是能勉强拿来替代一二。

当然,将这一招练到最高深后,以手代刀,徒手斩出四十米大刀气也是可以的。

不过楚天行还没修成真气。

也没有凝炼冰寒属性的真气种子。

以手代刀的话,目前还发挥不出惊寒一瞥的精髓。

“对了玲儿,剑尊传你的腿法,你修炼得怎样了?”

秦玲一笑,“你试试不就知道啦?”

说着身形一动,修长美腿绷得笔直,铁鞭一般抽向楚天行脸颊。

楚天行抬手一挡,嘭地一声,胳膊与秦玲脚背碰撞,发出一道闷雷般的轰鸣,爆出一道呼啸的劲风。

若是从前,这一招对撞之下,单是楚天行手臂上应激而发的反震劲力,就足以将秦玲震退。

但是现在,秦玲不但将反震劲力照单全收,甚至还将这反震之力化为己用,借力腾身纵起,左脚绷直,脚尖枪尖般搠向楚天行心口。

楚天行闪电抬手,掌心向外,以掌心截住她脚尖。

脚尖与掌心碰撞之下,又是嘭一声闷响,一道犀利强劲的螺旋劲力自秦玲足尖涌出,钻头一般钻入楚天行掌心,但还是被他轻松化解,并反震出去。

然而秦玲又借这反震之力,身形再度拔高,右腿高举过顶,战斧般劈向楚天行头顶。

像这等大开大阖的腿法,本来是空隙极大、破绽极多。

实战之时,轻易不能施展。

只能在将敌人架势震散,甚至将敌人击伤,令敌人反应迟缓之后,作为终结技使出。

但秦玲施展的,是剑尊传授的“浮光掠影”腿法。

发力法门精妙无比,出招之时速度当真快若浮光掠影,即使是战斧式劈腿这等招式,秦玲此时使来,也是快若闪电,几乎毫无破绽。

当然,只是“几乎”。

在楚天行面前,除非实力能碾压他,否则就不存在没有破绽的功夫。

不过楚天行此时是要试一试秦玲的武功,因此也就没有刻意去捕捉她的破绽。

话又说回来,以“浮光掠影”腿法的神速,境界跟秦玲差不多,乃至比她稍高些的武者,本就无力去捕捉那几乎不存在的破绽。

轰!

劲腿破空,当真发出重斧斩落一般的破空声。

楚天行则是闪般电抬手一架,又一次架住了秦玲那势大力沉,足以将尺厚石碑劈碎的一腿。

秦玲再度借力弹起,身形在空中斜荡开去,掠至楚天行侧翼,又一记势大力沉的扫腿扫向他的脖子。

楚天行再次将之挡下。

之后秦玲就完全没有落地,纯靠碰撞时的反震之力,在空中不断起落,如鹰隼一般绕着楚天行盘旋飞舞,修长笔直的美腿幻出重重腿影,四面八方狂轰而来。

有时是势大力沉的劈腿,有时是开碑裂石的鞭腿,有时又如枪矛一般钻搠,有时又是一沾即走,纯粹只为借力的虚招。

在这连绵攻势之中,秦玲不断自碰撞反震之中借力,竟如滚雪球一般,将借来的力道蓄积,至某个限度后再爆发出来,轰出重炮般威力磅礴的猛招。

而只守不攻的楚天行,在她这种蓄力爆发的招式之下,与她腿脚碰撞之时,饶是以他的体魄,都有筋骨隐隐生痛之感。

这一场交手,持续了整整十分钟。

十分钟以来,秦玲就没有一次落地,始终身在空中。

直到又一次的蓄力爆发,被楚天行挥掌挡下后,秦玲方才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地,拭去满头晶莹细汗,气喘吁吁地说道:

“不行了。我练这腿法时间太短,发力法门还不够纯熟,借力蓄力之时,经脉负担太大,现在已经有点受伤了。”

借力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一般借力打力,都是在借力之后立马返还回去,并不会蓄积在自己经脉之中。

而剑尊传授秦玲的浮光掠影腿法,可借来别人的异种劲力,蓄积在自己经脉之中,伺机爆发。

这不仅需要极高深精妙的借力以及驾驭劲力的法门,对自己经脉的承受能力,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秦玲初学乍练不久,能坚持十分钟,已经是天赋过人,外加体魄非凡了。

“经脉伤势如何?”楚天行问道。

秦玲一手掐着腰,一手往热得发红的脸蛋上扇着风,说道:

“腿脚经脉都受了伤,不过还不算太严重。”

“经脉受伤大意不得,就算只是轻伤,也得立刻治疗,不能留下隐患。你坐下,我帮你疗伤。”

“那我得先去冲个澡,衣裳全汗湿了,难受。”

练武之人体质强横,气血旺盛,若没能修出内力,只是外炼境界的话,那武者剧烈运动之后,都会有很重的体味。

不过修出内力之后,以内力淬炼身体,洗炼体魄,经年累月之下,身体便愈发纯净。

内力越深厚精纯,身体便愈纯净。

虽然体魄亦会变得更强,气血亦会更旺,但内力深厚的武者,即使大汗淋漓,也不会有难闻的体味。

像秦玲这等贯通了十二正经,以及五条奇经八脉,内力又格外精纯,身体跟着楚天行受用了许多强化资源的武者,出汗之时,更是毫无异味。

就连汗液都不显油腻,肌肤之上汗水淋漓时,反会予人一种水嫩晶莹之感。

而到了薛子薇那等准大宗师境界,身体已经纯净到出汗之时,可以真正诠释“香汗淋漓”这个词的境地。

这一点,楚天行就最有发言权。

当然,因为男女武者身体内在的差别,男武者身上很难有香味。

但也不会变成“臭男人”。

就算汗水淌成小溪,气息也会相当清爽自然。

秦玲此时汗透衣衫,身上气息仍然清爽,楚天行自不会嫌她。

不过她嫌身上不舒服,想先去冲个澡,楚天行也不会阻止。就取出薛子薇赠送的电音如来秘制药膏放在桌上,准备刷刷书评等她出来。

但秦玲很快就从浴室那边探头出来,看着他说道:“天行,你不一起么?”

楚天行道:“我又没出汗。”

秦玲道:“那你也可以来帮我搓搓背啊!还有……”

她脸有点微红,“我在网上找到了一套按摩手法,可以帮助成长的。那你功力更深,我需要你帮帮我。”

楚天行哑然失笑:

“顺其自然不好吗?”

“不好。”秦玲鼓了鼓腮:“薛姐姐都比我大。”

“她十九你十七,你们本来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再说你这也能算是稀有价值,得珍惜呀。”

话是这么说,楚天行还是离开沙发,进了浴室,先帮秦玲搓了搓背,跟着又按照她口述的,在网上找到的那套手法,帮她做了一套成长操。

然后等到出来时,秦玲已经是面红耳赤,身子酥软的走不动路了,被楚天行打横抱了出来。

将她放到沙发上,用浴衣覆住她上身和大腿,楚天行取了点秘制灵膏,从她纤纤玉足开始,为她腿脚经脉疗伤。

花费半个小时,完成了这次疗伤,楚天行在她大腿上轻拍一下,说道:

“好了,你再自己运功疏通一下经脉,化掉剩余的少许药力,就能不留隐患了。”

“嗯。”

楚天行又道:“刚才对练那一阵,饿坏了吧?是去餐厅吃早餐,还是叫客户服务?”

秦玲瘫在沙发上,脸儿红红,眼波朦胧,带着浓浓鼻音说道:

“不想动,叫客房服务就好。”

“行吧。”刚要去打电话叫客房服务,门铃声响,楚天行过去开门一看,就见薛子薇拎着一只大大的食盒,正站在门外。

见到楚天行,她甜甜一笑,提起食盒:

“给你们送早餐来啦。”

“你倒是来得正巧,我正要叫客房服务点餐呢。进来吧。”

楚天行笑着将她迎了进来。

薛子薇进到客厅一看,就见秦玲正躺在沙发上,身上只盖着一条浴巾,两条修长雪白的大长腿,无遮无蔽的显露在外,不禁调笑:

“你俩这一大清早就做运动呢?”

语气、神情都自然地很,全然看不出昨晚曾隐身穿墙进到楚天行房间求过布施。

而像这样的疗伤情形,全国大赛期间,薛子薇早见过好几次了,还曾亲自上手帮秦玲疗过伤。

因此秦玲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说了声早上好,又坐起来悉悉索索穿起了衣服。

三人一起吃过早餐,薛子薇又好奇地问楚天行新书的情况。

新书上传也有三天多了,第一天开书时就上传了三万字,之后两天也是每天万字的速度更新,加上今早起来的一万字更新,总字数已有六万。

不过因为打斗的篇幅较多,情节进展并不算很快。

这样打斗较多的风格,很是吸引了一些喜欢热血打斗的新读者。

步惊云和聂风都收获了一批粉丝,甚至因为楚天行描写得不错,连雄霸都有了不少粉丝。

然而一些更喜欢剧情的射雕老读者,对这种打斗占据太多篇幅的小说,兴趣就不是很大了。

楚天行对此早有预料——不然他换马甲作什么?

不就是因为风云和射雕的风格,相差太大么?

风云和射雕的读者群,必然是不可能完全重叠的。

当然,现在网上看书的读者,口味也颇杂。很多读者,是无论什么书都能啃下去。

所以两部风格不同的小说,读者群固然不可能完全重叠,却也能有很大部分的重叠。

楚天行那些从开书之初,就一直追到现在的铁杆老书友们,对于风云的评价也相当不错——这大概是因为,楚天行亲自下场,号称风云这部小说是由他精校的吧?

铁杆老书友们,因此爱屋及乌也就说得过去了。

“风云现在的趋势不错,上传才三天,正文才六万字,收藏已经破万了,比我当初开射雕时的数据还要好。点击、推荐,以及书评区发贴量,也都比射雕同时期的数据更好。

“不过这也是因为有射雕作引流,很多老书友看在我天行者的面子上,收藏了我阎帝的这部小说。

“然而也是因为我自己作孽,射雕时更新太快,导致许多老书友号称没有二十万字就不开宰,现在只是处于收藏状态……”

楚天行给薛子薇和秦玲说着新书的情况,自己对现在的成绩也较为满意。

推荐厂花大人也已经给安排上了,周末换榜时,直接上“火热推荐”,下周就上“主编力荐”,下下周就直接上架。

另外,网站最近改版了。

原本网站首页,拢共就只有两个推荐位,即火热推荐和主编力荐。

其余就只是几个榜单,以及更新界面。

现在网站改版之后,增加了一个封推——这还是某次与厂花大人网上闲聊时,楚天行顺嘴提了一句,说是不是能增加些推荐位什么的,比如封推?

厂花大人从善如流,宣称马上汇报主编,请主编抓捕程序猿来进行改版。

于是在就在上周时,封推这个最大的推荐位就出现了。

而射雕也在上周末登上了封推,电子订阅又涨了一波,再创全网电子订阅新纪录。

照目前的趋势下去,即使当今的电子订阅,存在并不算太高的年代天花板,到了年底时,射雕的电子订阅,高订数据当也能涨到两万左右。

实体书方面,也在持续上涨。

自从在得到“惊寒一瞥”那天,将愿力池清空之后,楚天行如今的愿力池中,又积攒到两百多万愿力,以平均每天一百多万的数值上涨。

楚天行计算了一下,发现如今愿力池中的愿力值,是完全跟小说的电子销量与实体销量挂勾的。

不像最初时那样,外挂会消耗自身的储备能量,在他小说还没有产生收益时,就给他发放奖励。

现在是每卖出两块钱,愿力池才能上涨一点愿力。

如今电子订阅上涨缓慢,主力靠的是实体销量。

而每天上涨一百多万愿力,说明实体书至少卖出了两百多万块钱。按照每册小说定价二十元计算,现在每天的销售册数,超过了十万册。

当然,这个数据,比起他拿下全国冠军后的前三天,已经放缓了不少。

要知道,拿下全国冠军后的第一天,他可是连收了两个礼包,仅仅一天时间,就卖出了二十万册。

异界三天,回来后也开了五个礼包,三天时间就卖出了五十万册。

到了现在,每天就只有十万册左右了。

“全国冠军的热度,稍微有些下降了。

“不过这也正常,拿下冠军后前几天的销量爆炸,就跟小说上大推荐时,订阅爆炸一样,本来就不是常态。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