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161,放逐异界!大乌龙!【3/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161,放逐异界!大乌龙!【3/3】

作者:李古丁字数:5343更新时间:2020-07-23 21:15

“天行,刚刚那一杯茶,让我直接贯通了一条奇经八脉呢。”

回城途中,小凌驾驶的汽车后座后排,秦玲附在楚天行耳边,神秘兮兮地说道:

“现在呀,我已经贯通五条奇经八脉啦!”

楚天行微微一笑,回她一句:

“我也一样。”

又问她:“剑尊给你的腿法秘藉,是什么功夫?”

“喏。”秦玲大大方方地将秘藉递给他。

楚天行接过来,看了一眼封面,又翻开总纲读了一小段,就还给了她。

“浮光掠影腿法……又有腿法又有轻功,很适合你,好好修炼吧。”

“嘿嘿。”秦玲得意一笑,又好奇问他:

“你的剑法又是什么名堂?”

楚天行也将自己的秘藉递给她:

“自己看。”

秦玲接过来一看,只见封面上只写着“奔雷剑诀”四个大字。

“奔雷剑诀?感觉好有气势。”

楚天行点头:

“嗯,就是一种以势压人的剑法。

“练成之后,施展之时,剑势连环,如滚滚奔雷连绵轰击。气势磅礴,声势浩大,光是声势就能吓破人胆……

“可能是剑尊看我擅长气势恢弘的降龙掌法,所以才传了我这门以势压人的剑诀吧。”

秦玲笑道:

“那你也得好好练,别辜负了剑尊的期许。”

楚天行笑了笑:

“这是自然。”

剑尊传授的剑法,虽然不能点击就会,还得自己琢磨,不过楚天行尽管很少用剑,可他会的剑术还真不算少。

全真剑法、越女剑法、玉箫剑法、哀牢山三十六剑【朱子柳的剑法】……

尽管都只是内力境剑法,都没有升华成真气境武学,可剑法的基础,楚天行是不缺的。

以他的剑法基础,花点时间钻研一下“奔雷剑诀”,自己练会倒也不难。

但练会归练会,想要登堂入室、融会贯通,乃至出神入化,那就得花上不少功夫了。

“慢慢来吧,反正我目前展现的功夫,都是徒手功夫。兵器方面没展示多少。所以剑尊应该也不会指望,我短短时间,就能把剑术练得出神入化。

“等以后攒够升华水晶,把越女剑升格成‘猿公剑’,有了这门神剑打底,再回头来钻研奔雷剑,应该就能触类旁通,迅速提升奔雷剑诀的造诣。”

这段时间,楚天行小说电子订阅因触及时代天花板,增涨异常缓慢。

到今天才给他来了一个“均订九千”礼包,开出的又是一枚金色品阶升华水晶。

实体书方面,倒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舒灵歌演唱会之后,楚天行小说总销量就迅速突破二十万。

随着他在全国大赛一路高歌猛进,完胜晋阶决赛,小说销量也随着他的人气不断上扬。

在他拿下冠军之前,实体销量就已破四十万。

而在昨晚拿下冠军之后,实体销量就更加爆炸。

尽管没有拿到出版社的销量统计,但从今天上午到现在,外挂就已经连续给他发放了“实体销量破五十万册礼包、实体销量破六十万册礼包”两个礼包。

从二十万到六十万,楚天行一共收到了五个礼包。

因为射雕系列的武功,早已全部开出,因此这五个礼包,也统统开出了升华水晶。

加上均订九千礼包,以及以前此前攒下的三枚升华水晶,如今楚天行那个充满了山寨页游风格的外挂背包里,已经攒到了九枚金色品阶升华水晶。

只差二十一枚,就可以兑换出一枚青色升华水晶。

就能将“越女剑”升格成“猿公剑”了。

而以现在实体小说暴增的趋势看来,再攒二十一枚青色升华水晶,貌似也不是特别遥远的事情。

当然,楚天行的最爱,始终是降龙十八掌。

并且根本功法“先天功”也绝不能忽视。

所以将来攒出青色升华水晶后,讲道理应该将先天功再升华一次的。

接下来攒出第二枚青色水晶后,才能考虑升格斗战技能。

而斗战技能的话,究竟是先将降龙十八掌再升华一次,还是直接升格越女剑法,到时候恐怕又要颇费一番思量——

不过按照外挂的风格,实体销量破千万时,他应该能收到一个特大礼包,到时候说不定直接就能开出青色品阶的升华水晶,了结他的两难之境。

当然,现在想这些还很遥远。

先天功、降龙掌、摧坚神爪、弹指神通、瞬息千里、易筋锻骨篇,都已经用金色升华水晶,升格成了真气境的武功。

至少在真气境圆满之前,这些武功,都是不必考虑升格之事的。

“暂时不想那么多了。反正我要积攒超过星殒剑尊纪录的真气种子,这功龄还有得熬呢。”

剑尊在准大宗师阶段,凝炼了三百六十五枚真气种子。

而楚天行现在才二十九枚真气种子。

即使以他现在两到三天凝炼一枚真气种子,比剑尊当年还要快上许多的修行效率,即使他只打算凝炼三百六十六枚真气种子,这功龄至少也得再熬上半年。

并且半年还只是“最少”。

那万一他上限远远不止三百六十六枚,他就得接着熬下去,直到极限为止。

这么一算的话,他熬功龄的时间,肯定是远远不止半年的。

一年多甚至两三年,都有可能。

真气种子都还要憋这么久,真气境都还得压制境界不能着急突破,那么超越真气境的功法,也就没必要现在就提前考虑了。

“说不定等我把真气种子憋到极限,青色品阶的升华水晶,都攒出不止两三枚了。”

……

就在楚天行和秦玲尚在回城途中时。

一个样貌、身形皆是普普通通的男子,手持着一节燃烧的蜡烛,来到二人下榻的酒店大门前。

烛光映照下,男子的身形,不仅在来往行人眼中宛若透明,就连酒店及附近的监控镜头中,他也是完全不存在。

男子手持蜡烛,大步走进酒店大堂,旁若无人地穿过大堂,来到安全通道口,从安全通道口一路上楼,来到楚天行和秦玲的套房门前。

然后他就直接从紧锁的房门上穿透了过去。

就仿佛那道门,只是一道没有实体的虚影一般。

走进套房之中,男子并没有做任何偷窃之事。

他只是一手持着蜡烛,另一只手取出一块镜子碎片,将之往门后墙壁上轻轻一拍,那镜子碎片便牢牢贴在了墙上。

那男子小心翼翼地避开镜子碎片正面映照范围,又取出一块遍布黑白斑点的帛巾,两指夹着将之在烛火上点燃,然后往碎镜上一甩。

噗。

轻响声中,燃烧着的帛巾撞在碎镜之上,竟宛若落在水面上一般,于荡起的浅浅涟漪中,缓缓“沉入”镜面之内。

之后,就见那镜面之中,浮现出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黑白斑点,一阵急速旋转之后,碎镜渐渐消失,与墙壁融为一体。

这一切发生时,男子始终小心翼翼避开镜子正面映照范围。

就算镜子融入墙壁消失之后,他也没有上前检查。

而是手持蜡烛,再次穿过套房房门,离开了房间,走安全通道快步下楼,又径直走出了酒店。

他一直持着蜡烛,不停地快步疾走着,途中没有一人能看到他,也没有一台监控设备能拍摄下他。

直到蜡烛将要燃尽时,他方才来到一座公园里的公共厕所里,走进一间隔间当中。

当他再次出来时,蜡烛已经燃尽。

而他的身形,也变成了一个婀娜多姿、戴着墨镜的女人。

他走出公厕,避开公园里为数不多的监控设备,走到一片开阔的草地前,坐到无人的长椅上,取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

他用轻柔的女声淡淡说道:

“目标很快就将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回来。”

对面沉默一阵,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我们会把尾款,打到你的海外帐户上。你现在最好尽快离开大明。”

“钱一到帐,我马上离开。”

“你就这么不信任我们?”

“呵,你们本就不是什么特别值得信任的人。再说,为了对付这个大目标,除了你们提供的那件时空奇物之外,我还一口气用掉了两件稀有的一次性奇物,每一件都能救命的。看不到钱,我可不会轻易离开。”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千面幻狐,居然是个如此贪财的人。”

“我武道前路已断,就算凝炼了一百零八颗真气种子,也终生无望真气境,更别提罡气境了。这样的我,除了钱,还有什么好追求的?”

“很好。我们马上打钱,你立刻离开大明。”

“还是那句话,钱到帐,我就走。”

“你很快就能查到转账信息。”

几分钟后。

“千面幻狐”在他那台功能远远超出现有公开技术的手机上操作一番,查到转帐信息后,嘴角浮出一抹满意的笑意,起身离去。

……

“子薇,子薇!”

酒店某间套房中。

灭情师太拎着个大号行李箱,用力敲响卫生间的房门:

“你还在干什么?这都进去半小时了,怎还不出来?再耽搁,飞机都要晚点了!”

卫生间里毫无动静。

“薛子薇,你想用这种方法拖延时间么?告诉你,行不通的!只要为师还有一息尚存,你就绝不会有任何机会,对楚天行下手!赶紧出来!”

还是还是毫无动静。

灭情师太这下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之间徒弟正在上卫生间,那她也不好意思运功去听里面的动静。

可现在半晌都没有任何响动,徒弟好像被马桶冲走了似的,那她也就只能勉为其难,功聚双耳,听一听里面的动静了。

然而。

“没人!”

灭情师太微微一惊,一掌拍在门锁上,将门锁震坏,推门而入。

卫生间里果然没人。

“这不对啊!卫生间又没有窗户,那孽徒是怎么溜走的?”

灭情师太挠着光头,百思不得其解。

同一时间。

楚天行房门前,薛子薇的身形,突然平空浮现。

她拎着双肩背包,披着一领大红袈裟,得意洋洋地拍了拍袈裟:

“隐身、穿墙、凌空虚渡……师公送的宝贝,就是强!”

嗯,这是她师公电音如来,两天前专程来看她比赛,于比赛结束后,悄悄送给她的礼物。

袈裟得电音如来加持,能每天发动一次持续五分钟的隐身术,以及三次穿墙术。

还可以托着她,以亚音速飞行长达十五分钟。

并且还有一定的防御力,可抵挡低阶真气境大宗师的普通攻击。

这件礼物,她一直悄悄收藏着,没有让她师父发现,今天果然派上了大用场。

拍了拍袈裟,薛子薇又一次进入隐身状态,并且发动今天最后一次的穿墙术,直接穿过楚天行房门,进入了套房之中。

“就躲楚天行这儿了!

“嘿,这袈裟还能遮蔽气息。师父就算找过来,见房门反锁着,又感应不到我的气息,以她的性子,便不会破门而入……哎呀!”

刚刚穿过房门,前行两步,门后墙壁上便微光一闪,正处于隐身状态的薛子薇,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进墙壁之中,真正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快,灭情师太也来到了楚天行套房门前,功聚双耳,大宗师的感应全开,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一边仔细感知着徒弟的气息。

然后足足过了一分钟,她都一无所获。

“也是,子薇那孽徒存心要溜,又怎么会躲到楚天行这里来,被我关门打狗?”

灭情师太皱眉思索一阵,一时也不知该去哪里找徒弟,有心想在楚天行房门口守着吧,又感觉有失体统。

犹豫一阵,她叹了口气:

“子薇啊,为师其实也是为了你好。

“楚天行……他比你师公更狠。

“若说你师公是修罗成佛,可那楚天行,他就是个要吃人啖鬼的罗刹啊!

“你如此送肉上门,说不定哪天,就会被他连皮带骨,吃干抹净……

“唉。罢了。这也是你的劫数……”

摇头一叹,灭情师太口诵佛号,默祷一句:

“如来慈悲,愿天下有情人皆成兄妹……”

便从套房门前离开,拎着行李箱,自去机场赶飞机了。

徒弟大了,仗着功夫高强,不听话了,既如此,有什么劫数,也该由她自己担着了。

灭情师太离开后片刻。

楚天行与秦玲从电梯间那边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

来到房门,秦玲刚刚拿门卡把门刷开,就要推门进去,楚天行心中却涌起一股奇异的感应。

不像是危险,但好像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当下将她拉至一旁,右手一垂,尾指的黄铜戒指上微光一闪,童子切安纲平空浮现在他手中。

秦玲见状,也不禁警觉起来,压低声音道:“有情况?”

“好像有。”楚天行也不是很确定:

“又好像没有。但小心无大错,玲儿你跟在我后面,保持警惕。”

说完缓缓推开房门,刀尖指前,步步为营地走了进去。

刚走两步,墙上微光一闪,楚天行循直感挥刀一斩,却只将墙壁斩出一道长长的裂痕。

“得,要赔……”

话没说完,那被一刀斩出的裂痕上,便生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他生生拉拽着往那裂痕中吸去。

楚天行爆喝一声,身上气浪爆发,涌出熊熊火光,双脚跺地,沉入地面,长刀亦刺入地面,试图稳固住身体。

他倒是勉强稳固住了。

可秦玲却惊呼一声,身不由己朝裂痕中投去。

楚天行一惊,一掌拍出,降龙掌力直接将秦玲震飞开去。

但劲力一动,脚下便立足不稳,他整个人顿时凌空飞起,那么大一个人,竟被生生摄入那道狭长的裂痕之中。

只余一句叮嘱回荡在秦玲耳边:

“告诉书坊主编,今晚的饭局取消了!等我回……”

声音戛然而止。

随后墙上的裂痕,也离奇地消失,一面碎镜,平空浮现在墙上,旋即又咔咔破裂,迸成碎片跌落下来,可碎片尚未着地,便纷纷化为晶莹粉末,平空蒸发,没留下半点痕迹。

秦玲呆了一呆,跑到那消失的裂痕前,用力敲打着墙壁,带着哭腔连声呼唤:

“天行,天行,你出来啊!”

自是无人回应。

过了好一阵,秦玲方才醒悟过来,拿出手机,拨通了星殒剑尊的私人电话——今天见面,星殒剑尊并没有给她和朗青电话。

但楚天行有一张星殒剑尊的名片,秦玲偶尔也曾看到过,早就记下了剑尊的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不等剑尊开口,秦玲便带着哭腔说道:

“剑尊,我是秦玲,天行他不见了……”

仅仅过了几分钟。

星殒剑尊便出现在套房中,皱眉看着将楚天行吸进去的那道墙壁,默默感知着残留的气息。

秦玲在一旁焦急地看着她,几次张口,想问又不敢问,怕打扰了她的感知。

过了一阵,星殒剑尊冷哼一声:

“全国大赛一结束,就迫不急待地下手,真以为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我就会顾忌霸拳,不敢动手?”

本想吩咐小凌,立刻传她意志,着人去摘几颗霸拳馆弟子的首级先出口恶气,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不对,霸拳馆京师总馆的坐馆赵无极,素来心思深沉,不是这等无智之人。

“再恨小楚,也不该在我刚刚接见他之后,就立刻下手,这岂不是打我的脸,逼我跟霸拳馆翻脸么?他要动手,起码还得再等上个把月,等小楚风头过了……”

正沉吟时,秦玲急声问道:

“剑尊,天行他……”

“天行没事。”剑尊安慰一句,想了想,说道:

“他被一种空间奇物,放逐进了一处异世界中。那个异世界……”

她皱着眉头,一脸好笑:

“虽然危险,但我年少时曾经游历过。霸拳馆的人虽然不知道我去过那个世界,但霸拳知道。这事儿,恐怕还真不是霸拳馆的人做的。”

“……”秦玲无言以对。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