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159,咱们结婚吧!【1/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159,咱们结婚吧!【1/3】

作者:李古丁字数:4044更新时间:2020-07-23 12:04

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秦玲忽然被渴醒。

晕乎乎坐起来,摸了摸身上,发现身上光溜溜的,她顿时一个激灵,内力运转间彻底驱散残留的几分醉意,同时飞快地抓起薄毯掩在身前。

做完这一切,她又微微一怔:好像……有点反应过度了。

这里是舒师姐家。

床上就只有她一个人。

没必要这么紧张的。

秦玲舒了口气,拍拍胸口,自失地一笑,披上衣服,本打算出去找点水喝,却发现床头柜上,俨然摆着一只保温杯。

拿过来打开一看,杯子里面正是温热的白开水。

“谁给我准备的?天行吗?他什么这么贴心了?”

秦玲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忽然又想起了一个问题:

“天行今晚睡哪儿呢?”

开始庆祝之前,舒灵歌带她参观过这间房子。

布局是一主卧一客卧,一书房一静室,一大厅一饭厅,外加一厨一卫,一个小小的阳台。

现在她独自一人占了客卧,那楚天行又睡在哪儿?

想到这里,已经喝到了水,本不必出去的秦玲,又鬼使神差地下了床,穿上内衣,披上外套,赤着双脚走到门口,轻轻打开了房门。

房门刚刚打开,便听到主卧那边隐隐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

秦玲侧耳聆听一阵,好一阵心慌气促,俏脸渐渐浮出一抹绯红,心里也莫明紧张忐忑起来。

她脚尖踮起,快却无声地疾行至主卧门前,深吸一口气,把手按在门把手上,刚待推门进去,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刻意压低嗓门的声音:

“别动。”

秦玲浑身一个激灵,纤腰一拧,疾转身,猛摆胯,长腿铁鞭一般向身后轰出。

劲腿破空,震荡空气,俨然发出一记沉闷的轰鸣。

但这一腿最终没有彻底踢出去,堪堪悬停在身后那人小腹前一寸处。

因为本能一般应激出腿之后,秦玲才反应过来,叫她“别动”的声音,貌似是楚天行。

她一脚支地,一脚悬空,保持着拧身鞭腿的姿势,眨巴着大眼睛看看楚天行,缓缓将脚放下:

“呃,你没在里面呀……”

楚天行一脸好奇地看着她:

“所以刚才你是以为我在里面,想要进去做点什么?”

秦玲吐吐舌尖,不好意思地一笑:

“那我听到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就想进去看看嘛……”

说着又拍拍胸口,埋怨地看着他:

“你也是,这大半夜的,没声没息走到我后面,突然说话,吓人家一大跳。”

“你刚才走路也没有声音。”楚天行提醒道,之后又好奇地问她:

“话又说回来,是谁给了你勇气,让你敢做出刚才那种举动的?

“就算我真在里面,你突然闯进去,不怕钟师姐和舒师姐恼你坏了她们好事,联手暴打你一顿么?”

秦玲红着脸蛋,手指绞着衣角,小声道:

“那我之前也就是突然脑子一热,就没顾上考虑后果了嘛……再说你不是会保护我,不让她们打我么?”

完了又抬头仰脸,目光炯炯地看着楚天行,眼神里面燃烧着熊熊火焰,压低声音问道:

“你不在里面,那为什么里面还有那种,那种声音?

“难道……钟师姐和舒师姐真的……”

话没说完,房门便蓦地打开,穿着睡衣的钟玉卓出现在门边,似笑非笑地看着秦玲:

“小玲儿,你既然这么好奇,怎么不进来看看呢?”

秦玲看着脸上残留着丝丝红晕,肌肤格外水润光泽的钟玉卓,克制住探头进去观望一眼的八卦欲,干笑两声:

“不了,我一觉睡醒,浑身都是汗,想先去冲个凉,然后把昨晚落下的功课补起来。

“钟师姐你们忙,我就不打搅你们了。”

说完摆摆手,快步向着浴室走去。

临走前,还拉了楚天行一把,将他也给拖开了。

钟玉卓眯眼瞧着二人的背影,无声地一笑,轻轻关上了房门。

秦玲走进浴室,刚刚解开衣服,见楚天行也拎着浴袍,若无其事地跟了进来,不由问道:

“你来干嘛?”

楚天行一边卸着身上的衣物,一边说道:

“我也出了一身汗,正想冲个澡。对了,现在几点了?”

“四点多了。”秦玲打开水,试了试水温,说道:

“我醉过去之后,是谁帮我洗的澡,把我送到客房的?”

“当然是舒师姐。”

“咦?她不是醉得比我更早么?”

“她怕我们灌她酒,装醉来着。我跟钟师姐刚刚把所有的酒喝完不久,她就醒了。”

“啊,舒师姐好狡猾!话说回来,你们喝到什么时候?”

“就那点小酒,能喝到什么时候?十二点刚过就喝完了。”

“然后呢?”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我不是小孩子了!”

“说话前请先扪心自问一下。”

“扪心自问?”

秦玲抬手按了按胸口,忽然羞恼成怒,转身飞扑到楚天行背上,两手抱着他的脖子,双腿绞着他的腰,张口就在他肩上咬了一下:

“说好不嫌我的!”

楚天行无奈道:

“没嫌你。只是提醒你你还小。

“还有,玲儿你赶紧从我身上下来,正抹沐浴露呢,你这样子让人怎么搓泡泡?”

秦玲刚才也是气极,这会儿才意识到,两人身上都是什么都没有,她这种姿势爬在楚天行背上……

她脸蛋一下变得通红,连忙从楚天行背上跳下,飞快地背过身去,刚想把手按上胸口,深呼吸冷静一下,想起“扪心自问”这个词,又一脸羞恼地赶紧把手放下:

“我扪心自问你个鬼哎!”

跟着她又是微微一怔,想起了一个挺严重的问题:

“诶?刚才我那个样子爬在天行背上……结果重点居然是没法儿搓泡泡吗?”

想到这里,秦玲小脸一垮,整个人都不由自主散发出一种沮丧的气场。

楚天行感觉她气息不对,问道:

“怎么了玲儿?”

“没什么。”秦玲心灰意冷地说道:

“嘴上说不嫌我,其实只是出于这么多年青梅竹马的义气,稍微安慰一下我的吧?”

楚天行不解:“为什么这么想?”

“刚才你都只在关注没法儿搓泡泡……”

“是没法儿搓泡泡啊!话说不关注这个,你想我关注什么?”

“你!算了,你慢慢搓,我洗好了。”

“可你还没有打沐浴露搓泡泡啊!”

“搓泡泡……”秦玲一脸怨念地碎碎念着,拿起浴巾,草草擦掉身上的水渍,就要出去。

“要不,我帮你打?”

秦玲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做什么?”

楚天行嘁地一笑:

“瞧,这就是你的反应。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只关注搓泡泡了吧?”

“呃……”秦玲眨眨眼,慢慢低下头去,脸有些红:

“那,那倒还是我不对喽?”

“我也不是说你不对。只是你这反应,我真是很难把握。所以……好啦玲儿,咱俩之间,这些小事也不必在意了。时间不早,来,我先帮你搓泡泡,然后你也帮我搓搓背。赶紧洗完,然后抓紧时间把昨晚落下的功课补一补,一大早还得赶紧回酒店呢。”

“噢……”

……

清晨六点半,吃过舒灵歌做的早餐,楚天行和秦玲又坐上舒灵歌开的车,返回酒店。

七点过会儿抵达酒店,两人回房间换好衣服,等待星殒剑尊派车来接他们。

楚天行站在落地窗前,双手环抱胸口,俯视着窗外繁华的街景。

秦玲坐在沙发上,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想起此前他帮着自己搓泡泡时的某些新突破,俏脸不禁又微微红了一红。

好吧,那所谓的新突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将楚天行此前给她做特训后,帮她疗伤推拿时,一直保持距离,未曾触及过的某些部位补上了而已。

此外就没有做过别的了。

但这对秦玲来说,还是很羞人的。现在回想起来,都还会脸红耳热,心儿乱跳。

正捧着脸蛋,试图用清凉的掌心给脸蛋降降温时,楚天行冷不丁说道:

“玲儿。”

“嗯?”

楚天行回过头,看着她的眼睛,微笑道:

“你十八岁生日过后,咱们就去登记结婚吧。”

“啊?”

秦玲一呆,脸蛋降温失败,再次变得通红,一脸惊喜地看着楚天行,结结巴巴说道:

“可可可是,你才十八岁啊!”

大明的法定婚龄,是男二十,女十八。

秦玲满十八,就到了法定婚龄。即使正在念大学,也可以正式登记结婚。

可楚天行就只有十八岁半,还没到法定婚龄呢。

“对哦,我忘了这一茬。”

楚天行遗憾地摇了摇头:

“那只能再等两年了。”

秦玲嘟着嘴巴,一脸幽怨地看着他:

“所以你就是故意逗我,让我白欢喜一场的?”

楚天行摊手:“我是真的忘了这一茬。我心理年龄都三十出头了……总是习惯性忘记我其实才十八岁……”

“哼,狡辩。你哪来那么大的心理年龄?”

秦玲鼓起粉腮,别过头去,作势不要理他。

可没过一会儿,她又忍不住嘴角一翘,美美地笑了起来:

天行这可是在向我求婚呢。

虽然不怎么正式,可他刚才的语气,听起来确实是认真的。

要不是他年龄没到,两个月后,我可就是正牌子的楚夫人了。

到那时候,舒姐师也好,钟师姐也罢,又或是那个小师太薛子薇,在我面前,统统都要伏低作小,武功再是比我高强,也绝计不敢打我啦!

哈哈哈哈……秦玲得意地笑。

不知不觉,时间来到七点四十五。

楚天行手机响起,接通听了一阵,笑着对秦玲说道:

“剑尊派来的专车已经抵达,正在酒店外边等着咱们。”

秦玲连忙起身,去到卧室对着镜子再次整理了一番头发、衣服,确定已是最好的状态,这才出来说道:

“我准备好了,现在就走吗?”

楚天行一点头:“走吧。”

二人来到酒店门口,就见大门外的临时停车位上,泊着一辆没有任何标志,看不出品牌的黑色越野车。

昨晚比赛结束后,通知他们星殒剑尊接见之事的那个外貌平凡的女子,就束手站在车门旁。

楚天行和秦玲走过去,向她打了个招呼:“你好,不知怎么称呼?”

那女子淡淡道:“叫我小凌就好。请上车吧。”

给二人打开后座车门,作了个请的手势。

后座前排,已经坐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正笑嘻嘻地看着他俩。

这小男孩,正是少儿组冠军朗青,今天也将受到星殒剑尊接见。

楚天行、秦玲上车时,小男孩朗青笑着招呼:“楚哥哥好,秦姐姐好。”

楚天行点点头:“小青你也好。”

朗青小脸一垮:

“楚哥,能别叫我小青么?叫我小朗或是朗青都可以啊!”

楚天行笑摸狗头:

“好的,小朗。”

说话时,小凌已坐上驾座,发动了汽车。

行车途中,楚天行与秦玲不时与朗青聊上几句,偶尔也跟小凌说说话。

不过小凌似乎极不擅长跟人交流,颇为寡言少语,说话时语气也非常刻板,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工具人。

楚天行找话茬跟她聊了几句,见她实在不擅聊天,也没再打扰她。

车行一个多小时,方才抵达玉泉山下。

小凌将车停进山下一座停车场,带着三人徒步往山上行去。

走了十几分钟,四人来到一座周围风景优美,四面清泉环绕,建筑充满古韵的山庄前,走过一道架在清泉山的小桥,便进入了山庄大门。

山庄内部,也是清溪潺潺,遍布花圃、池塘、竹林,偶尔可见一角飞檐,从竹林深处探出。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一身鹅黄长裙,长发披肩,没戴眼镜,极具少女感的星殒剑尊,便坐在一方矮几后面,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求勒个票~!】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