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148,问世间,情是何物?【2/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148,问世间,情是何物?【2/3】

作者:李古丁字数:4628更新时间:2020-07-19 18:11

接下来的两天,楚天行说到做到,对秦玲进行了极严厉的实战指导。

每一场指导局打下来,秦玲轻则浑身淤青,伤痕累累。重则内腑震荡,口鼻淌血。

好在楚天行疗伤能力格外强大,每次都能及时为秦玲治疗伤势,不留隐患。

而秦玲也在这近乎实战的严厉指导下,被极大地压榨出潜能,实力突飞猛进。

功力虽还是只有贯通三条奇经八脉的境界,但实战能力已隐隐直追市决时的钟玉卓了。

之所以进步这么大,除了楚天行指导有方,还因秦玲跟着楚天行,分润了不少天材地宝、灵丹妙药,还修炼了“易筋锻骨篇”。

单是体魄强度,就已经远远超越了吸血鬼甚至狼人。

现在的秦玲,即使不动用内力,单凭筋骨肌肉力量施展外功,也足以逼平一个贯通了十二正经,内力境小成的武者。

在这两天中,楚天行与秦玲去公园对练时,偶尔也能碰上薛子薇。

每次她都会跟在二人旁边观战,有时候也会下场跟楚天行对练一二。

秦玲本对她怀着极大的警惕,一直以近乎贴身盯防的守备姿态对待她。

可薛子薇最近两天十分矜持,就连衣着都变得保守起来,浑无此前那种恨不得把楚天行一口吞掉的过火表现。

然而秦玲并未因此麻痹大意。

她笃定薛子薇这是在施展“欲擒故纵”之计,因此仍是保持警惕、时刻准备着破坏薛子薇的不轨意图。

楚天行对此倒是不以为然。

这天晚上,酒店套房,秦玲只穿着两件贴身小衣,俯卧在沙发上。

楚天行跨坐在她腿上,双手闪烁着朦胧金光,在她脊背上缓缓推拿着,以先天功力、九阴真经疗伤篇手法,为她治疗着此前对练时造成的内伤。

正疗伤时,门铃响了,薛子薇的声音随之传了进来:

“天行,玲儿,你们在吗?我给你们送来了一些跌打药。

“是我师公的秘制灵药哦,我特意向师父讨来的,不论是断骨之伤,还是内脏、经脉的伤势,只要还有一口气吊着,便都能在一天之内治好。”

楚天行在秦玲背上轻拍一下,笑道:

“玲儿你看,薛子薇真是个好人,你这两天对她百般防备,可她还是心无芥蒂,都给你送来电音如来的秘制灵药了。”

说话间,他从沙发上下来,过去给薛子薇开门。

秦玲撇撇嘴角,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嘟哝道:

“我可从来没过说她是坏人……我只是防着她对你图谋不轨而已……”

这时,楚天行已打开门,将抱着一只木盒的薛子薇迎了进来。

薛子薇来到沙发前,看一眼秦玲,赞叹道:

“玲儿你身材真好。尤其是这双腿,真让人羡慕呢。”

伸手不打笑脸人,薛子薇又是送来灵药,又是如此称赞,秦玲也不禁红着脸说道:

“薛姐姐你身材也很好呢。”

薛子薇遗憾地摇了摇头:

“比不了你,我个子太小啦。”

说着,将木盒放到沙发旁的茶几上,打开盒盖,从中取出一只白玉制成,茶盏大小的小玉盏。

“这就是我师公的秘制灵药了,配合本门嫡传手法,效果更佳。玲儿,你要是不介意,就让我先来上药并化开药力,再让天行接手?”

秦玲虽警惕着薛子薇对楚天行的意图,可她秉性爽朗大气,并没有真的将薛子薇看成坏人,自然也不会小气地拒绝她的好意,点头笑道:

“那就麻烦薛姐姐啦!”

薛子薇爬上沙发,不客气地跨坐在秦玲腿上,打开小玉盏,用指头挖出一小团酥油状,散发着沁人清香的淡金药膏。

不过并没有立刻涂抹,而是对秦玲说道:

“上药时,上身的衣服得脱下来。要不要天行回避一下?”

秦玲这时异常果断:

“不必。他每天都亲手帮我疗伤,我可没有什么需要他回避的。”

“哦……”

薛子薇眉头一扬,唇角浮出一抹笑意,摇了摇头,指头一动,解开暗扣,将秦玲上身的贴身小衣卸了下来。

之后才将那淡金药膏,均匀涂抹在她雪白光洁的脊背上,又用电音如来一脉的嫡传手法,缓缓化开药力,将药力迫入经脉穴窍之中。

同时她笑着说道:

“玲儿你的皮肤真好,细致光滑,跟羊脂玉一样,连毛孔都几乎完全看不到呢。”

秦玲心中得意,心说可不是?自从吃了天行送的朱果,我皮肤就一天更比一天好了。

不过薛子薇的皮肤,貌似也跟我一样好啊……

唔,她是电音如来徒孙,肯定不缺天材地宝。修为也比我高,皮肤这么好很正常。

说来也是多亏了天行,要不是有他送的那些天材地宝,我可能真会被她比下去一点。

正有的没有胡思乱想时,薛子薇已将药力全部化开,从沙发下去,示意楚天行接手。

楚天行也不客气,坐上沙发,双手泛出淡淡金光,继续在秦玲背上推拿。

薛子薇笑吟吟站在一旁,暗自观察楚天行。

只见楚天行手法规规矩矩,完全没有半点趁机揩油的意思。

即使秦玲腰线以下,以及肋下两侧,都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他也完全没有逾越界线的意思,神情更是认真专注,浑无半边贪欲之色。

察觉到这一点,脑回路与常人不同的薛子薇,并没有因此赞叹楚天行坐怀不乱真君子,反而在心里哀叹:

不是说没练童子功么?

怎么这么好的机会都不下手?

楚天行这么冷淡,真的让本师太很为难啊!

正心里吐槽时,楚天行已经结束了一轮疗伤,询问了一番秦玲的感受,站起身来,笑着对薛子薇点了点头:

“子薇,多谢你的灵药了。要不是这药,我起码还得再花两个钟头,才能帮玲儿将伤势恢复到没有后患的程度。你这药可是省下了我跟玲儿好多功夫。”

薛子薇嫣然一笑:

“小事一桩,不必客气。”

顿了顿,又将那只小玉盏递给楚天行:

“看你最近把玲儿操练得极狠,这盒药就送给你们了。”

楚天行推辞道:

“这可是电音如来的秘制灵药,太宝贵了,我不能收。”

薛子薇却不顾他推辞,硬将玉盏塞到他手里:

“对别人来说很宝贵,可对我来说很一般呀,我师父那里还有好多呢。你呀,就别推辞了。你看我找你讨诗时,我就厚着脸皮很爽快的是不是?你也爽快点嘛。”

楚天行摇头笑了笑,没再推拒,将玉盏收了下来。

秦玲这时起身穿好了衣服,对薛子薇说道:

“薛姐姐你先坐,我去给你沏茶。”

薛子薇摇摇头:

“不了,我今晚的功课还没做完,得回去修炼了。明天再见吧。”

回到自己与师父的套房,薛子薇沉吟一阵,敲开师父灭情师太的房门,开门见山地问道:

“师父,一个男人,如果对女色无动于衷,又没有修炼童子功,会是个什么情况?”

灭情师太闭着眼睛,悠然道:

“那女人太丑,提不起胃口。”

薛子薇摆手道:

“不是丑女人啦,是身材、样貌都属一流的大长腿美少女啦!身上还只有一条小裤裤。”

灭情师太道:

“那男人要么是个真和尚,要么是个真太监。”

薛子薇道:

“哎呀不是和尚啦,是俗世人,更不可能是太监,雄性激素超浓的。”

灭情师太蓦地睁开双眼,瞳中精光一闪:

“那真相只有一个:那个男人,他喜欢男人!”

“……”

薛子薇大惊失色:

“不可能啊……他写的小说,还有他写的那些歌,都表明他不可能喜欢男人啊!”

灭情师太肃然道:

“那只能说明……他极擅伪装。”

说完她脸上忍不住流露出幸灾乐祸的开怀笑意:

“子薇,你说的那个男人,就是楚天行吧?

“哈哈哈哈哈哈……

“为师早就劝过你,别打楚天行的主意,就跟为师一起,青灯古佛,单身终老,你偏不听。

“这下好了,撞上个隐藏极深的基佬了吧?”

薛子薇连连摇头: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楚天行那种赳赳男儿,怎么可能会是基佬?

“他身边那么多美女……”

灭情师太打断她,笑得一脸畅快:

“哈哈哈哈哈……那么多美女,他却无动于衷,岂不是更能证明他的取向吗?”

薛子薇绷着小脸,紧紧抿了抿嘴唇:

“不会的……也许,也许是因为我在一旁观察,他有些放不开手脚。

“再说了,就算他跟他身边那些美女发生点儿什么,那我也没机会看到啊!

“所以,师父你这个推论站不脚……嗯,一定是他自制力超强,一定是这样的。”

灭情师太极有压迫力地凝视薛子薇,沉声道:

“孽徒,不要自欺欺人了!你喜欢的男人,他就是个基佬!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子薇,还不醒悟!”

完了还念起了经,还是电音如来那种说唱风格的念经,还带着音波功的威力,试图给予薛子薇当头棒喝,令她幡然醒悟。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薛子薇双手一捂耳朵,飞快地溜了出去。

看着徒儿的背影,灭情师太不禁摇头一叹:

“唉,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痴儿,总有一天,你也会跟师父一样,在佛前祈祷……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的。”

正准备修炼的楚天行冷不丁打了个寒战,有些莫明其妙:

“怎么感觉像是有人在诅咒我?啧,真是人红是非多……不管了,专心修炼吧,明天晚上,就要进行第四轮淘汰赛了,对手似乎也是个凝炼了真气种子,隐藏了绝大部分实力的老阴逼,得稍微慎重一点……”

一夜修行,次日一早,又跟秦玲对练一场,因有薛子薇赠送的疗伤药膏,即使今晚就要比赛,楚天行依然下手不轻,以极具压迫力的攻势,狠狠压榨着秦玲潜力。

对练一上午,秦玲武功又有提升,代价自然也是再一次地受伤不轻。

楚天行给她疗完伤,又一起吃了顿午饭,下午就不再进行高强度修炼,只看看书,打打坐,为晚上的比赛养精蓄锐。

下午五点。

舒灵歌开着车,载着钟玉卓来接楚天行和秦玲。

上车坐到后座,见副驾座的钟玉卓神情凝重,秦玲不禁问道:

“钟师姐你怎么了?看起来好沉重的样子。”

钟玉卓缓缓道:

“我这一轮的对手,貌似是个凝炼了真气种子的选手。”

楚天行笑道:

“莫担心,你这一轮对手我顺便研究过。

“那人今年二十七岁了,虽然凝炼了真气种子,但也就只是凝炼了一两枚而已,比罗超都不如。天赋潜力更是远不如你。

“以钟师姐你的战力,小心些,避开他的大招,胜他不难。”

钟玉卓虽然没能凝炼出真气种子,但也通过此次一系列比赛,极大提升了实力,并在这三天的休整中,贯通了第七条奇经八脉,功力大有提升。

再加上与楚天行的异界之行,她获益良多,先后服食了异蛇血肉、朱果、红毛野猪肉,回来后又换得了拽根角片等多种强化体魄的天材地宝。

论体魄之强,她只比楚天行稍逊,。

即使完全不动用内力,单凭体魄,她也能战胜等闲贯通了四五条奇经八脉的内力境高手。

而她的内力,也因各种灵丹妙药、天材地宝,洗炼得极为精纯凝炼。

威力固然比不上真气种子加持的内力,可对手也不过就只是凝炼了一两枚真气种子而已,内力威力比她强得有限。

最重要的是,真气种子数量太少,就不能像楚天行一样,举手投足、每招每式都附带真气种子的威能。

当初楚天行只凝炼出一枚真气种子时,一招震惊百里打出去,真气种子直接就折腾没了。

所以钟玉卓此轮对手,不到开大招时,是不会轻易动用真气种子的力量的。

而以钟玉卓的实战经验、临敌反应,想要躲过对方的大招,也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毕竟,真气种子境界的准大宗师,还无法以气机彻底锁死对手,令攻击宛若制导导弹一般,始终追索敌人。大招也有可能落空。

“我现在的修为,参加青年组的比赛,还是太勉强了一点。”

钟玉卓叹了口气:“估计最多能赢下这一轮,打入十六强,之后怕是就要止步了。”

楚天行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青年组选手因为年龄差距太大,导致实力悬殊极大。

既有只贯通三四条奇经八脉的杂鱼,亦有凝炼了真气种子的准大宗师。

这就导致打到现在,限于年龄,没有凝炼出真气种子的选手,几乎都已全部出局。

较为年轻的选手,只剩下十八岁的楚天行、十九岁的薛子薇这两个超级天才,以及虽然没能凝炼真气种子,但体魄超强、内力精纯,又特别能打的钟玉卓。

而钟玉卓也只有二十一岁。

剩下的其余选手,则统统都在二十五岁以上。

钟玉卓的天赋,虽不是楚天行、薛子薇这一档,但也并不比那些二十五岁以上的选手稍逊。只是限于年龄,即使被楚天行带飞了一把,也实在没有足够的时间赶上他们了。

见钟玉卓有些遗憾黯然,楚天行意有所指地说道:

“这一届不行,下一届还可以继续嘛。

“下一届的话,我相信钟师姐你一定会有非凡的表现。”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