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044,无一招之敌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044,无一招之敌

作者:李古丁字数:3026更新时间:2020-06-07 11:20

第一场比赛,楚天行徒手、器械两战皆胜,全取三分。

待禇军憾然退场后,裁判记下比赛结果,又询问楚天行:

“你是继续打,还是先下去休息一阵?”

小组赛赛制比较宽松。

比完一场,胜者既可以选择留在场上,与下一个选手交手。

也可以选择下场略作休息,让下一对选手上场比赛。

不过选择留下来继续打的胜者很少。

一是因为需要时间恢复消耗的体力、功力。

其二就是连续比赛的话,有可能暴露自己的功夫,让场下围观的同组选手找到破绽,而自己却错失了观察同组选手的机会。

所以绝大部分选手,都不会选择连续比赛。

然而楚天行却没有那么多顾虑:

“我想继续打,直到被打败为止。”

裁判也不说什么,微一点头:

“好,请下一位选手上场。”

很快,之前还在场边围观的一位选手,就神情凝重地进入赛场。

这位选手年纪比禇军大几岁,武功却不及禇军高强。

见禇军都在楚天行手下干脆利落连败两阵,这位新登场的选手,心情如何,自不必多说。

“开始!”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这位选手立马向后一个小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拉开距离再说。

然而就在他后退的那一刹,楚天行一个“瞬息千里”,身如电光幻影,于刹那之间欺近他身前,随后挟前冲之势,打出一击势大力沉的直拳。

这一拳直来直去,朴实无华,却自有一种堂皇正大、雄浑阳刚的气势,予人诛荡妖邪、魔障辟易的感觉。

正是出自九阴真经下卷的“大伏魔拳”。

那选手刚刚小跳后退,立足未稳之际,这堂皇阳刚的劲拳便已当胸轰来,令他避无可避,仓促之间只能双臂交叉竖于胸前,硬架楚天行这一拳。

嘭!

一声闷响,拳劲爆发,这选手只觉手臂一痛,身子如腾云驾雾般飞起,噗嗵一声,跌落在场外。

“哦豁,又是一招脆败!”

场外观战的选手们,不禁齐齐叹息。

“这个楚天行……练的究竟是什么功夫?”

“看不出来。两场徒手都结束得太快,这楚天行的功夫,究竟有什么名堂,完全看不出来。”

“难怪他敢留在场上继续比赛,不怕被我们观察。要是每一场都赢得这么快,咱们就算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也看不破他功夫的底细,找不出他武功的破绽……”

正叹息议论时,第二场的器械比赛也开始了。

那选手先前见楚天行以长枪轻取禇军,早就想过倘若自己对上楚天行,该如何应对他的枪法,此时心里已有了腹稿,自兵器架上取下一刀一盾,要以刀盾功夫,破楚天行的枪术。

然而破枪术什么的,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因为楚天行厉害的并不是枪术。

真正厉害的,是他本人。

这一场,楚天行没有换兵器,还是选择长枪。

然后当比赛开始后,场面几乎与前一场器械战如出一辙——

楚天行单手提枪,大步前行,身形起伏间,直如古之大将,跃马提枪,单骑闯阵。

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铁骑突击,千军辟易。

那位选手此前在场下观战时,就已经从旁观者的角度,感受过一次楚天行提枪冲阵时的气势,对此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然而旁观角度与亲身体验终究不是一回事。

当他自己真正面楚天行,感受着那扑面而来,恍如实质的血腥杀气时,他还是像此前的禇军一样,给楚天行的气势震慑了那么一刹那。

仅这一刹的震慑失神,这位选手就瞬间落败。

盾牌完全没能起到封堵长枪攻击的作用,他甚至都来不及举起盾牌,枪尖就已抵住了他的咽喉。

“承让。”

楚天行微微一笑,收枪后退,对这败得无话可说的选手微微颔首。

这选手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只是无奈一叹,黯然退场。

场外围观的选手们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在想,换作自己,该如何应对楚天行?

结果是毫无办法。

因为这一组最强的选手,就是禇军。

而禇军已经干脆利落地败了下来。

第二位选手也与禇军一样,连楚天行的一招都没能接下,压根儿没给他们制造观察楚天行武功的机会。

所以尽管在场外观察了两场,剩下七位还没有和楚天行比试过的选手,还是对他的武功一无所知。

倒是那位从锦衣卫借调来的裁判,神情凝重地盯着楚天行瞧了好一阵,方才沉声问道:

“你似乎……经历过真正的实战?”

他所说的“真正的实战”,不是比武切磋,不是街头斗殴,而是杀过人、见过血的那种。

和平年代、和谐社会,一个看上去十八九岁的小年轻,从哪里来的实战经验?

出于锦衣卫的职责所在,这裁判立刻就对楚天行起了警惕、怀疑。

楚天行微微一笑:

“我的事,东厂有纪录。”

听他这么一说,那裁判方才缓缓收起那凝重的表情,微一颔首:

“原来如此。”

不再追问此事,只问他:“还要继续么?”

楚天行点头:“继续。”

于是下一位对手登场。

就这样,楚天行连战九场,九场皆胜,全取二十七分,毫无悬念地取得了小组第一。

而从第一战开始,到最后一战结束,只不过用了四十多分钟。

平均每场,只用了五分钟左右。

实际战斗时间,则比这更短。

因为他每一场比赛,无论徒手还是器械,都是几秒之内一招败敌,小组九位选手,竟无一人能接下他一招半式。

所以这九场比赛花费的四十多分钟,大部分时间,都是花在了选手上下场、选择武器、佩卸防具这些杂事上。

楚天行的比赛结束了,他将以小组头名的身份,晋级下一轮的淘汰赛。

同组的其余九名选手,还将继续比赛,角逐二三名。

其余同组选手继续比赛时,楚天行已离开了低龄青年组的比赛场地,前往少年组那边的场地,去看秦玲和肖虎的比赛。

到了少年组那边,找到秦玲时,看到她正在场下观战。

“比赛怎么样了?”

楚天行走到她身边,笑着问道。

“已经比了三场,全胜。”

秦玲有点小得意,又反问他:

“你怎么过来了?不用比赛的么?”

楚天行笑道:

“我已经比完了。”

秦玲讶然:

“九场比赛,你全打完了?你是没有下场,连续比赛,且全取九胜?”

只有胜者才有权选择是否留在场上,继续比赛。

既然楚天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打完比赛,那自然只可能是他连战连胜,一直没有下场,直到九场全胜。

对她,楚天行也没什么好谦虚的,笑眯眯点了点头:

“没错,我九场全胜,小组头名出线。”

秦玲对此,倒也并不感觉意外。

毕竟,她可是亲眼目睹过,楚天行实战之时,究竟有多么凶猛的。

面对没有实战经验的对手,他怕是单凭气势,就能令对手发挥大打折扣。

这一点,秦玲自己也深有体会。

她同样有着实战经验,比赛之时,将心境代入当日与鱼怪血战时的心境,气势一下就变得截然不同。

同组那些十四岁以上、十八岁以下,身处和平盛世,从未杀生见血过的少年选手,被她这身临血战、似欲杀人见血的凶悍气势一激,要么变得惊慌失措,一身功夫发挥不出六七成。

要么就是被激起血性,嗷嗷叫唤着狂扑过去对线——可这般血性冲脑,无脑莽夫似的打法,同样是一身功夫发挥不出六七成,被秦玲轻松吊打。

其实严格说起来,人类的感知是非常迟钝的。

大多数时间,并不能像动物一般感知到危险。

对于气势、气机之类玄虚的东西,就更是难以察觉。

换作是普通人,还真未必能感受到楚天行、秦玲他们在战场上厮杀血战磨砺出来的杀气。

然而,武道高手,尤其是修炼出内力的内力境高手,对于气势、气机偏就很是敏感。

尤其是近距离正面面对楚天行、秦玲时,那些内力修为不弱的选手,就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们的气势了。

所以说,这感知太敏锐,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好事……

得知楚天行连打九场,全取胜绩,秦玲也不禁被激起了好胜心。

于是接下来再轮到她上场时,她便也和楚天行一般,不再下场了。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纵然不像楚天行那般,无论对手是谁,无论徒手还是器械,都一招搞定,她也只需三招两式,最多不超过五招,便轻松击败对手。

就这样,秦玲一口气打完了接下来的六场比赛,全胜出线。

【求勒个票~!】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