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二次元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三七八章.制作完成!(4000字)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第三七八章.制作完成!(4000字)

作者:和风遇月字数:4012更新时间:2021-01-21 20:51

《冬与春》还真的掀起了一阵讨论的话题。

甚至直接达到了出圈的地步。

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虽然一般来讲传统画界的新闻除了一些美术学生、业余画家等美术爱好者外不会有人关注。

但这次不一样。

《冬与春》的作者是东野司。

这可是当前的流量大户。

这事儿自然也传到了大沼角荣的耳中。

老实说,他在听见新世纪协会上面有一幅油画与他的《我的自像》水平不相上下的时候,确实是有些惊讶。

那幅《我的自像》也算是他的得意之作了,为此他整整画了一个月。

“是哪个大师展示了作品吗?”大沼角荣心里嘀咕一句。

他对自己的认知十分准确,并不是那种自信过甚,觉得自己天下无敌的性格。

他也同样也明白日本还有不少水平高于他的画家。

但那个数量绝对不算多。

再加上目前口碑两极分化,普遍都觉得《冬与春》要画得好一些。

他就觉得是不是哪个大师放了自己的作品上去。

大沼角荣有些在意,于是还专程去了一趟国立西洋美术馆。

然后...

“东野司?而且还是和我一个主题的油画作品?”

看着展览出来的油画,大沼角荣确实有些诧异。

东野司这个人他是知道的。

虽然漫画业界与传统画界没有什么相通之处。

但东野司的名声响亮。

《半泽直树》画出来之后,已经隐约有了国民级漫画大师的名头了。

再加上他才高中生的年龄,就算是不少已经有所成就的职业画家都羡慕得要死。

羡慕他年纪轻轻就已经职场一帆风顺,只是一卷漫画单行本就能捞几亿日圆。

但那也只局限于漫画了。

怎么油画也这么有天赋...?

不,这已经不能说是天赋了。

东野司这天分简直可以说是怪物级别的。

说是油画、漫画双料天才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这幅画确实很出色。”

大沼角荣看着眼前这幅油画,看着看着就禁不住点了点头。

有点不太甘心。

确实不甘心,要知道他已经到了中年了,一想到这居然是小自己十多岁的高中生画出来的作品...这就让他感觉很不好了。

但是自己输得不冤。

这幅油画确实十分出色——至少不是东野司靠着名声炒作出来的。

既然是真材实料,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至于遗憾肯定还是有些遗憾的。

这次四季展他直接被东野司这匹黑马压在身下了。

但恼怒的情绪...这自然就没有了。

技不如人嘛。

大沼角荣爽快地在心里面认输了,同时对东野司这个人上了心,希望再能看他的作品。

他就这么转身离开。

结果没想到不知道是哪家报社直接抓住了东野司的油画主题与大沼角荣的油画主题相同这一点开始捏造报道。

说是之后展出作品的东野司盗取了大沼角荣的油画主题,创作出来了《冬与春》。

这就属于那种为了博人眼球,完全不顾事实的小报纸了。

大报社这个时候都已经跟着主流开吹东野司了。

“这个报纸怎么敢这么说?!”

东野千早看着这份报纸,气得吹胡子瞪眼:“不行!我要打电话,投诉举报这个写胡编乱造的混蛋!”

居然敢欺负她的宝贝弟弟。

这就算是一向善解人意、聪明伶俐、心地善良、宽大待人的她都无法原谅了!

看她似乎真有些想拿电话去打这个报社的电话。

旁边的东野司看得哭笑不得。

报社这种东西哪有什么举报投诉电话?

特别是这种小报纸,估计也就一个工作室程度,随便乱写一些报道推测,来吸引别人眼球。

不过东野千早显然是真生气了。

她还想拿着她接受熊本熊采访后的那五千万日圆的分润,直接把这个报纸告上法庭。

东野千早这明显就是高中生想法了。

打官司扯皮是很麻烦的,特别是这种事情。

东野司可不想就因为这种小事就浪费东野千早准备全国考的时间。

他表示这件事他会解决的,让东野千早不用担心。

可实际上过去了一两天,还没等东野司表态。

另一边同样作为当事人的大沼角荣在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也是主动站出来怼了这个小报纸。

他表示画一幅油画至少需要七八天乃至十多天的时间,东野司的作品在他的作品展示出来两天后就画出来了,不可能盗取抄袭他的油画主题。

一般不是专业美术生或者是没有专门查过油画知识的人,都会下意识觉得油画只要画一两天就画出来了。

这小报纸就犯了这种显而易见的常识错误。

紧接着大沼角荣又表示东野司这幅《冬与春》的水平确实很高,自己的水平确实不如他,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

并且他还希望一些报纸说话能负责,不要让无端谣言掐死了这颗传统画界新星。

大沼角荣这番话自然是又掀起了一阵讨论。

而东野司显然也没想到大沼角荣这个上杉协会的协会会员居然会站出来给自己说话。

不过他反过来想想,发现也的确是如此。

虽然两大美协互相看不过去眼,觉得彼此是障碍。

但这并不代表底下的会员不能有私交嘛。

东野司让东野工作室以自己的名义发送了一封感谢函,感谢对方发声解释。

做完这些后,东野司才算是有空去看一眼报纸上面的正面评价。

这都快已经变成东野司的一个兴趣爱好了。

他并不是喜欢看别人吹捧自己,只是想看看日本这些报纸媒体又能想出来什么样千奇百怪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

‘千年难遇、万年难遇、百年难遇、新世纪最强...’等等这些形容词都用完了。

现在也差不多该来‘帝国のXXX’了吧?

东野司粗略地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有人直接就开口一顿夸。

什么‘最强高中生画家’、什么‘史上最强の双料天才’...

这标题看下来,不知道的人估计还以为东野司是什么散打格斗比赛的职业选手。

东野司粗略看下来也是觉得日本报纸这些人是真的挺乐呵的。

他本来还想再看看网络上面的一些评价,随后就接到了木岛中宏的电话。

这让东野司有点意外,毕竟四季展可还没结束,对方应该是还在忙着四季展的事情才对。

东野司将电话接通,干脆开口道:

“木岛会长,有什么事吗?”

“呵呵,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事,主要我是想恭喜东野老师的作品《冬与春》得到不少人认可。”

木岛中宏先说了一句客套话。

随即他才进入主题;“然后就是另一件事,关于东野老师之前提到过那件武藏野美术大学的事情...那件事我已经拜托熟人办好了。”

木岛中宏所说的事情其实就是前面东野司为近卫凉花准备的后门。

若是近卫凉花意外没有考上武藏野美术大学,就直接通过后门进入其中。

本来东野司还以为要等个十天半个月的。

结果他还是发现自己小瞧了木岛中宏这个新世纪会长的人脉关系。

确实很厉害啊...

正当东野司思考着的时候,另一边的木岛中宏又开口了:

“东野老师,实不相瞒,这次主动打电话过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请讲。”东野司说道。

“我们新世纪美术协会想与东野老师你建立更为长久的合作关系。”

木岛中宏笑着说道:“相信从这一次的事情上,东野老师也已经看见了吧,我们新世纪协会与上杉协会的同行竞争关系。”

“嗯。确实。”东野司回答道。

就算是他这个中途加入进来的人也能看出来。

这次的四季展估计就只是个开始,以后上杉协会与新世纪协会还会有更多竞争。

他顿了顿,随即又补充道:“不止是国内的画展,实际上还有出版方面的业务,比方说协会的画集以及一些设计创作工作业务...这些之后都肯定是有竞争的。”

没错,之后的竞争估计会越来越激烈,新世纪美术协会自然想要吸纳东野司这样的人才。

要知道他现在顶多就是顶一个荣誉副会长的名头,这根本就没什么意义。

木岛中宏希望能与东野司建立更加长久的合作关系。

“东野老师,这同样能够增加你在传统画界中的知名度...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不得不说,木岛中宏确实是个能说会道的商人。

东野司也有些被他说动了。

不过...

东野司可没有忘记接触新世纪美术协会主要是为了什么。

他沉吟一声这才继续说道:“木岛会长说得很有道理,我同样也很动心...不过在正式加入之前,我希望木岛会长能够再答应我一个请求。”

“呵呵,一个请求而已,只要东野老师愿意加入,就算是两个,三个,我都是愿意考虑考虑的。”

那边的木岛中宏精神一振,立刻回答道。

新世纪美术协会现在正陷入青黄不接的时候。

最上层的那些油画大师的作品出产量都很少,一年估计也才一两幅。

中下层的协会会员的水平又普遍一般,就缺少东野司这样拔尖的人。

只要东野司愿意加入,还真是什么都能谈一谈。

“其实我的请求很简单...就是希望...”

东野司将自己的想法简单地说了一遍。

然后...

刚才还笑眯眯的木岛中宏愣住了。

啊?

又要他往其他大学里塞人?

是的。

东野司提出来的请求很简单,就是希望他能帮忙解决一下东野千早、高桥由美以及藤原葵的大学问题。

毕竟对方有文部省的关系。

这层关系不用简直白不用。

至于金钱利润关系...

老实讲,东野司一直都觉得金钱这东西够用就行了。

他现在的个人资产已经够他吃好几辈子了。

过度追求金钱反而没什么意义。

不过东野司这说出来虽然很简单。

可木岛中宏却是忍不住抓了抓脑袋。

他是有文部省关系不假,但这也不代表日本大学都是他家开的,他想把人往什么地方送就能把人往什么地方送。

他之所以能那么简单将近卫凉花的事情处理好,更多是因为武藏野美术大学本身就与他们新世纪美术协会有许多合作。

新世纪协会里面许多会员都是武藏野美术大学中的导师。

更让木岛中宏纳闷的是,东野司怎么想把这么多女生送进大学里?

东野千早是东野司的姐姐...要帮她的忙是很正常的,可高桥、藤原...这姓氏都不一样了吧?

木岛中宏不太明白,但他也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所以他并没有思索太久,直接爽朗干脆道:“我明白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

“那就麻烦木岛会长了。”

东野司感谢一句。

不得不说,他现在算是轻松了。

日本的全国考试虽然自由许多,不像中国那样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也有不少意外发生。

再加上东野千早她们努力的模样,东野司也一直看在眼中...

这一下终于把这件事解决了,这边的东野司当然轻松了许多。

他这边刚感谢完,另一边的木岛中宏就又开口问道:

“对了,除了这件事之外,还有《冬与春》这幅画,东野老师是打算自己收藏下来还是有转手卖人的意向?我这边有几个比较喜欢油画的收藏家专程找上门...”

不得不说,木岛中宏确实人脉关系广泛。

《冬与春》这都才展览两天呢,他那边都已经有收藏者找上门要买画了。

这让东野司忍不住摇摇头,开口道:“我暂时没有转手出售的想法,抱歉了,木岛会长。”

“东野老师不用道歉。”

木岛中宏也不在意。

好油画当然是要暂时收藏,这样下次拿出来的时候才能卖出更高的价格。

他刚才也就是随口一问而已。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