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没人比我更懂强化 > 069、施恩与回报(修)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069、施恩与回报(修)

作者:大神之姿字数:2050更新时间:2020-09-13 14:42

“135点......”

此时此刻,这片荒地之中新一点的土坑全部被光顾了一遍,再也找不出来可供回收的邪魔尸骸,陆铮停下手来,内心极度的欣喜畅快。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昨天他才刚刚把所有的强化精粹耗尽,结果今天转眼就多了这么一大笔进账,这对他来讲简直就是瞌睡送来了枕头。

如此一来,他不但用于练脏的强化版心肺汤有了着落,甚至还可以再度强化出一次像【洗筋伐髓液】那样的非凡级物品!

这无疑是一场巨大的收获。

“可供回收的邪魔尸骸一共有九具,按照城寨里邪祟出现的频率,也就是说差不多一年之内掩埋的尸骸,才能达到精品级别。否则风化腐朽之下,鬼神之力流失严重,就够不上回收的最低标准?”

大概判断出了这一条标准,陆铮心绪起伏:

“这一次,还多亏了那对父女,否则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这个秘密......”

邪祟的污染,人人谈之色变,耳濡目染之下,他自己的下意识也是要尽量避免接触。

而如果不是之前独臂汉子的女儿所给的簪子恰好就是邪魔之骨制成,他恐怕到很久以后才能发现这个秘密,从而与荒地之中埋藏的强化精粹失之交臂。

这样一想,这对父女简直就是他的福星。

此刻天色已经逐渐阴暗了下来,想到这里,陆铮迅速收敛心绪,顾不上去思考这135点的强化精粹该如何利用,立刻将所有掘开的土坑全部填埋好。

然后,他扛着锄具迅速回到外寨自己的家中,又取下了两大串肉,再装上了一大袋的粮食,以及一些柴米油盐之类的东西,前往了那对父女的家中。

走到那对父女破败不堪的家门口之前,陆铮就见到垮塌的围墙一角,那干瘦的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倒的女孩,正吃力的站在泥巴垒成的灶台之前搅着铁锅,似乎正煮着什么东西。

陆铮站在门口,出声道:“你在煮什么?”

听到动静,那女孩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发现是陆铮后,顿时怯怯道:

“叔叔,你来了?我在煮我和爹爹的晚饭。”

陆铮提着东西走上前来,眼睛一望,就看到锅里面煮的压根就是一锅汤汤水水,除了表面漂浮着几根野菜以外,根本见不到其他的东西。

他皱眉问道:“我留给你们的肉呢?为什么不煮?”

女儿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同时屋门口,那个独臂汉子一瘸一拐的出现,倚着门框,隐隐有些畏惧的道:

“是,是我没有让小雨煮......”

“你怕我之前是在骗你?”

隐约猜到这汉子的顾虑,陆铮摇摇头:

“放心大胆的吃吧,我还给你们带了点肉,还有粮食、盐油,以及止血生肌的草药。”

说着,他就走上前,一把将手里的肉串、粮食之类的东西,轻轻放在父女两面前的地上。

“这,这这......?”

看着面前这么多的东西,根本搞不清楚状况的独臂汉子目瞪口呆:

还不等他多说什么,陆铮就已经摆了摆手,看了一眼小脸满是愕然的女孩: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今天心情好,所以大发一次善心,你把东西收下就行了。你的女儿身体虚弱,先给她熬点肉粥吃吧。”

“真,真的?”

看陆铮的神情不似作伪,独臂汉子顿时像是被天降大礼砸中,激动的无以复加。虽然不明白这一切的缘由,他却是立马扶着门,就想要跪下。

“行了!”

陆铮实在是烦了封建时代这动不动就下跪的一套,眼疾手快的一下制止道:

“再跪,我立马把这些东西收回去!”

这句话一出,独臂汉子一个激灵,连声道:

“不敢,不敢!小雨,快,快谢谢恩人!”

外寨之中,大部分人过得都是自顾不暇,朝不保夕的日子。他与女儿这样的老弱病残,不知道受过多少白眼和欺负,哪里有人会像这样帮助他们?

叫做小雨的女孩这才反应过来,眼眶带泪,连连向陆铮行着礼,又是感激,又是不知所措道:

“谢谢,谢谢,谢谢叔叔......”

“好了,不用谢我,相反,这应该算是我的谢礼。”

陆铮摆摆手,看向独臂的汉子:

“还有一件事,你的女儿小雨得的是什么病?有没有去找药婆看过?”

提到这个话题,原本满脸激动的独臂汉子神情一黯,苦涩道:

“早就看过了,我女儿从两年前开始,身体和精神就莫名其妙的开始衰弱,一开始只是心悸、盗汗,后来就变成浑身冰凉,虚弱无力,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咳血。

不光药婆,我们请寨子里所有的懂点医术的人看过,却都没有找出原因,只说是气血衰败,必须要长时间的调养。但是我们怎么调养,小雨的身体都是一天不如一天,现在我又断了胳膊,这日后该如何是好......”

气血衰败么......

陆铮看着满脸苦涩的独臂汉子,心中暗暗摇头。

听对方这么一说,再联想到邪煞之骨的说明,他顿时就明白了他女儿小雨身上的病,恐怕不是什么恶疾,而是那支用邪煞之骨制成的簪子所造成的!

能造就出邪魔的鬼神之力,显然是一种极其诡异可怕的力量。那骨簪之中蕴含的鬼神之力虽然极其微小,但似乎依旧能潜移默化的对接触到的人产生某种侵蚀和影响。

而正是这种影响,才导致了这女孩患上这无人知晓原因的恶疾。

偏偏这夺命的簪子,却是身为父亲的独臂汉子为其亲手所做,这样悲剧性的真相,哪怕是陆铮猜出了个七七八八,也实在不忍说出口。

当然,现在没了邪煞之骨的侵蚀影响,只要好好调养,这女孩未必不能救得回来。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